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仕途之步步为营, 第226章:变故-步组词免费阅读

第226章:变故-步组词
    “老张,怎么样了,”我看到张伯青后就马上问他道。爱玩爱看就来网。。

    “已经处理好了,”张伯青沮丧地回答说。

    我听后停了一下,然后说:“沒有想到,张伯才真的是出事了,”

    “是啊,”张伯青肯定道。

    我又停了一下,然后猛地看着张伯才问他道:“老张,上面有人事变动是怎么样的,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,张伯才去世后,必然会有一个人上去,”张伯青回应说道。

    “会是谁人呢,”我马上显出紧张的样子问清楚道。

    “据我得到的消息说,是刘国新,”张伯青回答说。

    “是他,”我听后不由自主地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是的,就是他呢,而且他是正县长,第一副书记也肯定会是他了,”张伯青解释地说。

    “但是,如果是他的话,哪就是我们的厄梦了,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张伯青听后点了点头说:“是啊,刘国新比张伯才更加憎恨我们,他更加是对我们恨之入骨,如果他担任县委书记的话,哪肯定是比张伯才有过之而无不及的,”

    “是的,正是这样的,”我沮丧地肯定道。

    “但是,这又有什么办法呢,”张伯青无奈地说。

    我听后想了想,然后说:“如果能让县委副书记李志和担任县委书记就好了,”

    “李志和,”张伯青听后想了想,然后说:“是的,李志和对我们虽然沒有支持,却也沒有反对,基本上是处在中间状态罢了,”

    我听后点了点头说:“是的,正是这样的,而且李志和也是一个副书记,由他担任县委书记也说得过去,”

    “问題是,刘国新才是第二把手,他才是县长呢,”张伯青却这样说。

    “而且更加重要的是,刘国新是张伯才的拜把兄弟,现在李伯才不在了,哪原來张伯才的支持者自然就会支持刘国新了,”我听后也这样分析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的确是这样,”张伯青肯定地回答说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后又说:“但是,就沒有办法了吗,”

    “小朱,说什么呢,这是县委书记的人选问題,我们这些下面的,哪里能有发言的资格,”张伯青提醒地说。

    “但是,我真的很希望李志和能够担任县委书记,如果是这这种的话,哪我们以一的日子就好过得多了,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但是,这哪里还有办法,”张伯青再次提醒地说。

    我听后再想了想,然后说:“我想想办法,”

    “这里哪还有什么办法呢,而且我们现在还必须解决另外一个问題,”张伯青却这样说道。

    我听后猛地看着张伯青。“你是说,解决小倩不再支持我的问題,”我问清楚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而且我想小倩现在不是支持你的问題了,她现在甚至会和刘洋站在一起坚决地对你进行打压了,”张伯青补充地说。

    我听后想了想,然后看了看张伯青说;“能不能再劝说一下她呢,”

    张伯青听后摇了摇头说:“以她现在的态度,根本就不可能说服得了,而且他现在的心情也不适合跟她谈这样的问題,”

    我听后又是想了想,跟着说:“你能不能再去劝说一下,”

    张伯青听后想了想跟着点了点头说:“好,我再去试试吧,”

    “嗯,”我听后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跟着我们就再继续商量了下去。

    跟着张伯青离开我的办公室后,就來到张小倩的办公室里。

    “小倩,”张伯青看到张小倩后就对她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张小倩听后看了看张伯青,然后对他说:“大伯,有事吗,”

    张伯青听后停了一下,然后才说:“小倩,我知道你心里很是不好受,但是我们作为公务人员,是不是该伟大一点呢,”

    “大伯,不用说了,”张小倩听后马上一语双关道。

    “但是,小倩---”张伯青仍然想说,却仍是让张小倩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大伯,真的什么都不用说了,”张小倩再次打断张伯青说道。

    张伯青看到张小倩这样的态度,就停了一下,然后点了点头说:“哪好吧,”

    跟着她们就量商起,她们的家事來了。

    张伯青离开张小倩的办公室后,马上又回到我的办公室里。

    “老张,怎么样了,”我看到张伯青后马上心急地问他道。

    张伯青沮丧地摇了摇头说:“不行,”

    我听后是一阵的失望,停了一下然又说:“真的沒有办法了吗,”我仍然是不死心地问清楚道。

    张伯青仍然是摇了摇头说:“哪里还有什么办法,张伯才的去世对小倩打击大太了,”

    “但是,小倩对于我们來说大重要了,特别是现在张伯才不在的时候,如果能将她留在我们这边的时,哪肯定是可以分散刘国新的支持者的,”我分析地说。

    张伯青听后看了看我,跟着说:“小朱,张伯才的去世对小倩打击十分之大,真的沒有办法了,”

    我听后就再想了想,跟着说:“要不,让我去试试看,”

    张伯青一听犹如受到极大的剌激一般,猛地看着我。“你,”他不由自主地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是的,我,”我就强调地说。

    张伯青又是看了看我说:“小朱,你就更加沒有可能了,”

    我听后再次想了想说:“你就这么肯定,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,她现在对你已经是恨之入骨,她想你死还來不及呢,”张伯青肯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我听后再想了想,然后说:“不管怎么样都得试一试,小倩对我们大重要了,”

    “但是,你去劝说真的沒有什么可能,”我坚持地说。

    张伯青听后又再看了看我,跟着说:“好吧,”

    “总之,我们一定要继续得到小倩的支持,”我坚决道。

    跟着我们就再继续商量了下去。

    而后我就來到张小倩的办公室里。

    “你來做什么,”张小倩看到我后即时怒视着我问我道。

    我就在她的面前坐了下來。“小倩,我想跟你谈谈,”他回应说。

    “我们沒有什么好谈的,”张小倩愤愤地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但是,小倩,我们真的要好好谈谈呢,”我坚持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跟你沒有什么好谈的,”张小倩仍然是十分生硬地回应说。

    “小倩,我们是人民公仆呢,”我却不顾她的反应仍然是在说道。

    张小倩听后即时气愤了起來。“朱家俊,你给我滚,”她大声地说道。

    我听后就看了看她,然后说:“我们作为国家干部,真的应该伟大点的,”

    张小倩听后激动起來了。“朱家俊,我叫你滚听到沒有,”她大声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但是,---”我仍然是想说什么,却让张小倩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滚,给我滚,”张小倩打断我的说话,再赶我走道。

    而我却仍然是沒有走。“小倩,你就不能考虑一下吗,”我仍然是不死心地再问清楚道。

    “给我滚,”张小倩却仍然是赶我走道。

    我看到她这样的态度知道再说什么都沒有用了。就只得站了起來。“我建议你还是好好想想吧,”我说道,说完了之后我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朱家俊,我说过的,我一定会跟你沒完,”然而我走了沒有两步,张小倩却在我的身后这样说道。

    我听后停了一下,然后继续走了。

    我回到我的办公室后就马上将张伯青叫了过來。

    “小朱,怎么样,”张伯青看到我后就马上问我道。

    我沮丧地摇了摇头说:“不行,”

    “我都说了的吗,”张伯青不以为然地说。

    “是的,老张,我们得做好沒有小倩的支持之的的准备了,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,是做好小倩对你进行打击的准备才行,”张伯青听后却提醒地说。

    我听后点了点头,同意张伯青的这个说法了。“是的,”

    然而张伯青的样子却并非有我这么烦忧。“小朱,其实你也沒有理由对此这样紧张的,”他疑问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我们即使沒有小倩的支持,即使她对我进行打击了,也并非要紧张,”我问清楚地说。

    “是的,以我们现在的实力似乎也不怕小倩怎么样了,”张伯青肯定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当然如你说的哪样,”我肯定道。然而我的样子仍然是十分的烦闷。

    “哪你为何仍然是如此的紧张,”张伯青追问说。

    我停了一下,然后才回答说:“因为,我不想与小倩斗,”

    “哦,”张伯青听后意外地叫了一声,然后看了看我说:“这样看來你对小倩仍然是有一份情的,”

    “唉,---”我就长叹一口气,沒有回应。

    跟着我们就继续商量了下去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刘洋來到张小倩的办公室里。

    “小倩,我们是不是得做些事情呢,”刘洋看到张小倩后就马上对张小倩说道。

    “做什么事情,”张小倩问清楚道。

    “打压朱家俊的事情,”刘洋回答说。

    张小倩听后猛地看着刘洋。“好,”她想都不想地叫了一声好。

    “哪我们就马上行动起來吧,”刘洋再问清楚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,”张小倩肯定地回答说。

    “哪就将朱家俊往死里打,”刘洋再问清楚地说。

    “当然,”张小倩再肯定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们就这样做,”刘洋听后显出兴奋起來的样子点了点头说。

    “是的一定要将他往死里打,”张小倩咬牙切齿地强调说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...

    (天津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