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天星降临, 第八章 白家家主-シンスメモリーズ 星天の下で免费阅读

第八章 白家家主-シンスメモリーズ 星天の下で
    

    深夜时分,苍平镇的大街上失去了白天时候的喧闹,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的安静,接到两旁大多数的商铺都已经关门,只有零零星星的小商铺里面还亮着灯光。

    为了不引起白家的其他人注意,江子南没有用到白家府内的马匹,他一口气跑到离白家最近的一个驿站,才停了下来,驿站内基本上全天都在营业的,这是为了方便外来运货的商队,在驿站内住店和提供饭菜。

    走进驿站里面,驿站的伙计见来人是个小孩,刚开始还不想去搭理,但江子南说用比平时高出三成的价格后,那伙计还是同意了,江子南忍痛的,扔下一袋子碎银。

    骑上了驿站的快马,江子南趁着夜色继续出发,当他刚跑出城门后又发觉哪里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白汇海手底下的人,肯定已经安插在家主的商队里面,如果冒然去告诉家主消息的话,不知是否会打草惊蛇?应该不会,他们怎么会知道,我一个这样的黄毛小子会知晓他们的计划呢,不管了先去见家主,到时候随即应变。”

    再走了几个时辰,这时的天色已然破晓,江子南跳下了马背,把马带到在一处平底茂盛的草丛中吃草。

    “就在这里等吧,估计一两个时辰后,他们会从这里经过。”

    辰时,太阳已经升起,但江子南还是感觉到一丝丝的凉气。

    远处一支一百多人的队伍,带着一车车的货物,慢慢向江子南的方向靠近。

    领头的大汉看见江子南之后,叮嘱了他旁边的人,通知后面的车队的人警惕。虽然这是一片平地,而且对方就只有一个人,但是对于车队来说可能是一种危险的信号,行商的途中会突发各种的状况,小心谨慎是很有必要的。

    随着车队的前进,领头的人发现,眼前那人居然模样有点熟悉,再靠近一点发现,眼前的少年对着自己笑的。

    他心想,“这不是小江吗?怎么会在这里?”然后他发现,江子南正在向他笑着挥手。

    “南大哥。”

    那叫南大哥在马背上好奇的看着,这一面天真无邪的江子南,“小江你怎么会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江子南装作有些不好意思的说:“我这不……昨天刚考核完嘛,我在山上呆的有点无聊,就牵了匹马出来……那个……没错,就是带马儿出来让它散散步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这小子,自己想出来瞎逛,还说成了那匹马想出来散步,你这小鬼头。”

    江子南有些得意的向着后面的车队左看右看,他舔了舔嘴唇,笑嘻嘻的对着南大哥说:“皓文大哥在后面吗?”

    那南大哥憨厚的笑了笑,“在后面的呢,快去吧。”

    江子南向着南大哥龇着牙笑了笑,然后牵着马向后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小鬼就是小鬼。”南大哥有点无奈的笑了笑。然后他转身一摆手示意车队继续向前。

    江子南向后慢慢的找,这时白皓文骑着一匹白马,走进了他的视野当中,白皓文身穿一身的白色衣服,束起的头发上戴着一个银色头冠,光洁的面旁上总是透露这微笑。

    看到江子南之后,白皓文用爽朗的声音说道:“子南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江子南傻笑着说:“少爷,我这不想你了吗?”

    “都说了不要再叫我少爷,叫我大哥。”

    江子南有些不好意思的绕了绕头,“是的,大哥。”

    白皓文跳下了马背,跟江子南一并行走,江子南看了看周围的人,最近的离他们有两三丈,于是江子南靠近白浩杰沉声说:“少爷,我有要事,要向家主禀告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要事。”说完后白皓文,他才反应过来,他也看了看四周,然后压低声音说:“子南,你说的话可当真?”

    江子南默默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白皓文轻邹着眉头,他知道自己的这个义弟,从来都不会随随便便就找些重要的事情拿来开玩笑的。

    白皓文抬起右手刚想说些什么,江子南伸出双手,一把把他的手捉住,“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白皓文也点了点头,把手中的马绳系在了马车的一侧,然后走进了马车的帐篷里面,不一会儿他出来招呼江子南进马车里面。

    走进马车之内,江子南就看到穿着淡黄色衣服,满面络腮胡子的白家家主白汇山,刚一关上帐篷的幕帘就听到白家家主用威武的声音说道:“说吧,有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从白汇山的声音中,江子南听出了一丝丝的不耐烦,江子南声音不大不小的说:“有关于二当家的。”

    白汇山看着白皓文一抬头示意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白皓文明白白汇山的意思后,走出了马车的帐篷,不一会儿他又返了回来,他冲着白汇山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子南,你继续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家主,我怀疑二当家暗中勾结了许家,”

    江子南一说完,白汇山整个人一震,他再次示意白皓文,白皓文立即出了帐篷,这次他进来的时间比刚才还要久。

    白汇山坐直了身子,义正言辞的对着江子南说:“江子南,你知道你现在在说些什么吗?我给你片刻时间考虑清楚再说,刚才的话我全当你没有说过。”

    江子南面露为难之色。

    “是我太过唐突了,家主以为我是在妖言惑众,抑或是这个消息对于家主来说,打击太大,心里面一时间接受不了,不行,就算家主不相信我,我也要把这事情说出来,拼了。”

    江子南内心依然坚定,他弯下腰,向白汇山拱了拱手说:“家主,子南要说的是,二当家暗中勾结许家的人,想要密谋篡夺家主之位。”

    白汇山一拍凳子,怒骂道:“放肆。”

    站在他面前的江子南,依然保持这刚才的姿势,没有因为白汇山的怒骂声,而产生半分的动摇,一旁的白皓文看着眼前的这一切,嘴角漏出难以掩饰的喜悦。

    半响后,白汇山哈哈大笑,江子南放下双手,不明所以的看着白汇山,他又看了看白皓文,只见白皓文笑着对他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江子南是吧,虽然你还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子,但我很欣赏你的勇气,你做得很好,很有你爷爷做事情的作风,皓文你当初果然没有看错人。”

    江子南一面的疑惑,“家主这是……?”

    白皓文笑着对江子南说:“子南,你说的事情父亲之前已经有所了解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百汇山点了点头继续说:“子南先坐下,你仔细的说说,你在汇海那边得到了什么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江子南点了点头,然后坐了下来继续说:“昨天我看到杜飞庆与许家的许军在城中的一处巷子在接头……”

    江子南把昨天的事情,从杜飞庆与许军的接触,一直说到他连夜骑马找白家家主,所有的经过都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听完江子南的讲述后,白汇山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“看来我们这次的行动已经打乱了他们的计划。”

    “行动?”江子南很是不解。

    白皓文开始解析道:“子南,事情是这样的,父亲早已经知晓二叔与许家勾结的事情,一直以来都有派人暗中去调查此事,但是他们与许家的接触非常的隐秘,一直以来都没有发现太多的蛛丝马迹,这次商队的出行也是二叔安排的,在出发前父亲联络了,以前的朋友叫他们代替他,在半路代为运送这一趟商货,所以我们就提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这事情你们早就知道。”江子南瞬间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“对,这次还是多亏了你误打误撞的,偷听到了他们的计划。”

    “文儿,你不觉得此事有点奇怪吗?”白汇山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奇怪,难道父亲想说的是许家?”

    “嗯,你看这许家,从开始到现在,似乎都没有看见过多少个人出现过,直到现在才知道一个叫许军的出现,按理说许家也算是我们生意上的对手了,在苍平城姑且算是一方的势力,整个家族迁移,这么大的事情,苍平城中竟然一点消息都没有传出,许家的老鬼为什么把风声藏得这么紧,怪就怪在这里。”说完白汇山右手抱胸,左手压在右手之上,左手的拇指和食指轻轻抚摸着下巴,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“父亲,许家这么做,这是为何?难道许家的人早已迁出这苍平城?”白皓文也是不解。

    江子南静静的听着他们的对话。

    “这绝对不可能。”白汇山肯定的答道,他想了想又继续说:“我现在有两个猜测,第一个是许家的人藏在城中的某一个角落,第二个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第二个个猜测的时候,白汇山的神情中都带着些许的担忧。

    “第二个猜测到底是什么?”白皓文着急的问白汇山。

    白汇山淡淡的说:“许家早已经不是我们认识的许家,这许军或许也不是许军。”

    白皓文心中惊骇:“父亲的意思是,这许家已经被人……”

    江子南听到白皓文这么说,也明白了他的意思,这时他的心中也是感到万分的震惊。

    “这事情我也只是猜测。”白汇山感叹道:“唉!希望真实的情况不会如我想的这般,不然跟二弟的这场争斗,到最后可能演变成为,白家对外的一场杀戮,才是我们白家的真正的危机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xn--45qr0cn1toyn.com/57382_57382170/39184851.html

    

    www.xn--45qr0cn1toyn.com。m2.xn--45qr0cn1toyn.com